长江商报 > 转型探索 传统生产销售业创新蝶变

转型探索 传统生产销售业创新蝶变

2016-01-25 01:26:21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武汉汉正街礼品批发商果断转型O2O,合肥包装制造商抢占先机转型服务商

□本报记者 尹永光 实习生 范维雅 发自合肥

“转型”成了近几年各行各业的关键词之一。合肥包装制造商汪峰则属于那种“洞察先机”的人。

早在家电行业过剩之前,汪峰就将重点服务行业从家电调整为快消、汽车和液晶面板,借助合肥的产业优势,率先转型。同样,武汉汉正街礼品批发龙头王康,很早就尝到了焦灼感,“不转型只有死路一条”,他先是将传统的买卖模式转变成“体验式消费”,又站上O2O风口搭建云平台。

在经济下行、传统产业出现危机的背景下,这样的人和企业不在少数。“十二五”期间,我国传统工业经济对GDP贡献持续下降,新型服务产业逐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我国经济结构已经由工业经济时代向知识经济时代迈进。

促进传统产业转型,需要政府积极发挥自身的产业引导作用,企业提升创新能力积极转型发展,另外,“提高对银行不良率的容忍度,剥离银行的不良资产,鼓励银行放贷以支持经济的发展。”上海财经大学银行系教授曹啸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表示。

汉正街礼品批发商的O2O转型

当你圣诞节在地铁站的宣传栏看到精美的礼物广告,用自己的手机扫一扫,填写地址,发一段语音,付款,礼物就会在当天送到你的朋友手中,对方拿出手机扫码后,还会听到你的留言。

2015年12月18日,翠园礼业董事长王康坐在位于汉口沿河大道的翠园礼业展厅向长江商报记者描述自己的转型设想。三年前,他的办公室在利济南路,尽管两地相距不到500米,但是他的产业转型已经上了好几个台阶。

因为电子商务过于“凶猛”,挤压了中间商的生存空间,汉正街礼品批发“龙头”王康率先转型。2012年底,他将原来汉正街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变成“体验式消费”,会所用来体验,展厅只作陈列,另有仓储基地。

很快,由于“八项规定”抑制了礼品消费;另一方面,年轻人逐渐成为消费品的主要受众。礼品行业逐渐从面向“大客户”向面向普通消费者转变,留在汉正街的同行们觉得颇为被动,王康则占尽先机。

随后,O2O热潮也让王康看到了机遇,“拥有线下基础的O2O是可行的,否则只是死路一条”。2015年,翠园礼业在深圳组建科技公司,自建了三个平台,好礼一万(积分)、好礼互联(批发客户)和好礼尚品(零售客户)。

“通过这三个平台,联合线下体验店和仓储物流基地。”王康介绍,产品无边界是指任何商品都可以成为礼品;客户无边界是指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都能成为受众;场景无边界,指的是未来电子商务的一种典型趋势,即不以商品分类,而是以概念分类,比如平安夜分场、圣诞节分场等。

尽管王康的O2O平台初步成型,但是他仍如履薄冰,“最难的是用户习惯的培养,另外,电子商务氛围起来了,但寡头局面也已形成”。

王康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通过三年的转型探索,企业的各项“互联网化”基础已经夯实,“我们会在2016年进行大规模的推广”。

王康的翠园礼业只是汉正街批发商转型的样本之一,与之相对的,则是“城市运营商”卓尔控股在汉口北推动的“线上汉正街”。

事实上,汉正街与汉口北的转型只是湖北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中一个很小的、最容易被社会公众察觉的部分,对于工业大省湖北来说,冶金、石化、建材、纺织等行业的转型实际上更为关键,关闭过剩产能、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成为主要手段。

湖北的传统产业转型已经初见成效。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湖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8.2%。其中,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轻工业比重不断提升,重化工业、高耗能行业比重持续下降;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0.5%左右,高于全省工业增速,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增长5.7%,低于全省工业增速。

转型较早,包装制造商订单逆势增长50%

与武汉汉正街批发商王康“被迫转型”不同,远在合肥经开区的包装制造商汪锋则是搭上“转型快车”的人之一。

作为家电之都,合肥市聚集了中国家电品牌的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惠而浦、三洋、荣事达、格力、TCL等,国家家电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也落户合肥。此前专注于为家电企业配套生产包装的安徽永锋纸塑科技有限公司正是位于家电企业聚集的合肥经开区桃花工业园。

不过现在,“去家电化”成了安徽永锋纸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汪锋需要继续推进的工作。

“前几年我们看到家电行业产能过剩越来越严重,有意识地向其他行业拓展。现在家电行业的订单只占我们业务量的三分之一,取而代之的是快消品、汽车以及液晶面板,江淮汽车和京东方的订单占据我们相当的份额。”汪锋2016年1月7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近几年,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导致的实体经济危机席卷家电制造业,合肥绝大部分为家电企业做配套的包装生产商业绩下滑。但是因为转型较早,永锋纸塑2015年的订单量逆势增长了50%。

除了业务重点的转换,永锋纸塑还利用行业调整的机会“推进从制造商向服务商的转型”:“之前我们就是做订单生产,现在可能会更多地承接设计外包、劳务外包等业务。”

“经济下行,利率下降,我们更容易获得银行信贷的支持。”在汪锋看来,实体经济的低迷其实也是传统产业转型的绝佳机遇,“因为我们企业的业绩持续增长,且服务的大客户实力较强、信誉良好,我们获得的银行贷款金额是增长的,并且因为经济下行利率下降,我们2015年的融资成本降低了20%。”

从全国范围看,十二五期间中国产业结构出现“质”的变化:从三大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来看,从2013年起工业产业贡献率与第三产业保持基本持平,2014年4季度二、三产业贡献率趋势出现重大的分歧,从这时起我国经济结构已经由工业经济时代向知识经济时代迈进,传统工业经济对GDP贡献将持续下降,新型服务产业逐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提升创新能力是唯一出路

“政府应当对经济形势、行业发展有着清晰的认识,积极发挥自身的产业引导作用。将资金、政策等红利向新兴产业、未饱和产业倾斜,以达到优化产业结构,淘汰过剩的产能的目标;在本地财政允许的情况下,在社保缴纳、税收等方面给予企业免缴、缓缴等政策;同时,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积极拓展融资渠道”,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林斐1月11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拓展产业发展空间,支持节能环保、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智能制造、高端装备、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发展,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

除此之外,《中国制造2025》确立了建设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与战略任务,同时还对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等十大重点领域进行了布局,传统企业特别是传统工业企业的转型任重道远。

“中央政府应该在税收分成上给予优待”,路洪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过剩产能在地方经济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关停并转导致地方政府压力增大,所以需要中央政府的支持。“对于湖北省来说,十二五期间关闭过剩产能主要集中在水泥、钢铁、玻璃三个行业,十三五期间将会全面铺开,‘啃硬骨头’。”

林斐也指出,银行等金融机构要本着“患难与共”的精神,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不轻易降低企业的授信额度,不刻意抽回贷款,切实帮助企业渡过艰难时期。关于银行信贷对经济的支持,上海财经大学银行系教授曹啸1月8日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银行不能因为担心不良率而“惜贷”,对此监管层可能会推出政策,提高对银行不良率的容忍度,剥离银行的不良资产,鼓励银行放贷以支持经济的发展。

然而,最重要的是企业自身的转型发展。湖北省社科院财贸所副所长路洪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对于企业来说,提升创新能力才是唯一出路,“有很多大型企业,虽然自己‘船大难调头’,但转变模式将自身打造为平台化企业,如海尔,也能取得不错的成效。”

政府应当对经济形势、行业发展有着清晰的认识,积极发挥自身的产业引导作用。将资金、政策等红利向新兴产业、未饱和产业倾斜,以达到优化产业结构,淘汰过剩的产能的目标;在本地财政允许的情况下,在社保缴纳、税收等方面给予企业免缴、缓缴等政策;同时,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积极拓展融资渠道。——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林斐

顾客在翠园礼业展厅感受“体验式消费”。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