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以一部《余罪》向中国警察致敬

以一部《余罪》向中国警察致敬

2015-11-09 02:23:4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网络作家常书欣:“心向正义,哪怕身有余罪!”

□本报记者 唐诗云

及肩的飘逸长发,胖胖的脸上顶着一副近视眼镜,不高但敦实的身材常年套着一件小了两个码的摄影马甲,乍一看给人“匪气十足”的感觉。

这是网络作家常书欣给人的印象。

2015年是常书欣丰收的一年:

他的网络小说《余罪:我的刑侦笔记》在网上连载,创下了创世中文网连续两年冠军和百度风云榜小说榜前十的纪录;版权引发影视圈哄抢,先后有20余家影视公司表达了购买意向;新书由海南出版社10月出版,首印10万册在预售阶段被抢空。

《余罪》讲述了警校学员余罪在一次选拔中意外成为进入匪窝的卧底,从而经历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奇案。这是一部刑侦小说,也是一部推理小说,更是一部市井众生相。11月4日,长江商报记者就网络写作和新书出版采访了这个“网络大神”。

那些 “不堪回首”的成长经历

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电话里表达的采访意愿,常书欣的第一句话就是,“还是不要采访了吧。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好孩子。”

话匣子就顺着这个不太友好的话题慢慢地打开了。

1975年出生的常书欣向记者讲述自己那“不堪回首”的成长经历:不是个好学生,打架、逃课、抽烟都是很早就学会了,上学时代除了没好好学习,剩下的事基本都干了。唯一的长处可能就是喜欢看书。不过这个爱好在学生时代是被老师深恶痛绝的,记忆最清的是上课看小说,经常被没收。那个年代标准的惩罚是拿着厚厚的一本书“叭叭”给他几个耳光,然后撵到教室门外去。

常书欣说,“那些被没收的,就是当年风靡的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武侠小说,是我最终走上网络文学的启蒙。”

在没有成为网络作家之前,就连常书欣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作家。离开学校以后,为了挣一份收入养家糊口,常书欣从事过很多工作:开出租车,当线务员(扛着楼梯装电话那种),干过电信公司通讯员,卖过报纸书籍,还做过电脑生意。

回顾这些工作经历,常书欣庆幸自己曾做过通讯员,“那时候写的都是通讯报道,倒是经常在报纸杂志上出现,不过和文学不怎么沾边。有意思的是,曾经写公文锻炼出来的耐心、严谨,最终影响到了写小说的风格”。

成为“网络大神”靠的是坚持和灵性

2008年,从事过多种工作的常书欣再次失业在家。无所事事中,他就在电脑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码自己喜欢的故事。写得久了,写得投入了,无知无觉中他忽然才发现,自己进入一个文学的殿堂。

有人说经历也是一种财富。那些并不轻松的经历,每一份付出都给常书欣留下了深刻记忆。当他坐在电脑前开始写的时候,那些经历成为了最好的素材。

当他把自己的小说上传网络以后,迅速成为网民追捧的“网络大神”。

和其他“大神”不一样的是,常书欣没有给自己起一个“拉风”“搞怪”的笔名,而是老老实实用了自己身份证上的名字。

常书欣说,“文学之于我一直是个神圣的字眼”,感觉用一个不走寻常路的笔名会伤害自己内心中的那种神圣感。

对于目前还有些浮躁与喧嚣的网络小说,常书欣认为这需要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最终留下的都是会严肃认真对待写作的那拨人,“现在网络文学知名的大神里,多数都是阅历丰富、功底扎实、常年笔耕不辍的那些人,他们称为‘神’,是因为他们的坚持和灵性,而不是用宣传和炒作可以造出来的”。

虽然在网络上已经“成神”,但是现实生活中的常书欣则是一个普通又普通的“家庭煮男”:除了接送孩子、干家务,就是闭门码字。只不过现在他的这个爱好已经发展成了工作。

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和大院里的人下棋、吹牛、侃天。

未来网络写作将是一个衰退的趋势

生活节奏的加快,更多的人是通过手机、电脑,用闲暇的时间匆匆阅读,快餐化、碎片化成为这个时代阅读的特征。

常书欣认为,像传统作家那样穷经皓首一辈子写一本的,肯定供给不上消费了,网络之于文学的最大成就是,把写作和阅读,都降低门槛平民化了。

不过他也认为,未来的网络写作将是一个衰退的趋势,网络文学的繁荣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从业者,玄幻当道,文字同质化严重,写作功利化明显,平台普遍化扩大,其负面性也是很明显的。毕竟网络文学也是文学,文字是需要凝练和沉淀的,过于浮华的追求,只会让这个行业走很长一段时间的下坡路。

2015年10月底,中国作协拟成立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说明网络文学的繁荣已经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了,官方这是一种认可的姿态。严格地讲,网络文学也确实需要一定的指引和规范,我们共同期待更多正能量的作品出现吧。”

◎访谈

警匪之间,显现人性的光辉和丑恶

长江商报:能说说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创作《余罪》的吗?您在写作之前有过警察的背景或者经验吗?

常书欣:我特别喜欢警匪剧以及类似的小说,但类似的东西总有这样一种缺憾:东方的警察总是高大上,西方影视剧的警察总是傻矬黑,都是一种迎合观众的形象,而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于是就我萌生了想写一个中国普通刑警的想法。因为警匪之间,那种天生为敌、冲突激烈的特质,会把淋漓地尽现人性的光辉和丑恶。

还好,这方面我有经验,我被警察抓过,也被他们教育过,所以对他们的行事方式很了解,这些,就成为了《余罪》的素材。

长江商报:现在网文的爽点绝大部分是靠主人公开外挂,譬如穿越、掌握某种超出常人的功能、靠着隐藏的高官背景踩踏低一等级的官员子弟等等。但您的小说主人公一直就是现实中和我们差不多的普通人。这是您创作中的一种坚持吗?

常书欣:对,是一种行文方式吧。其实现实类小说也是开挂的。比如,不可能让这样一个小警察遇到这么多大案。再比如,现实中的大案可能需要很多警察的集体智慧来解决,而不是靠一个两个人的聪明才智加上越界行为。小说的处理只能通过巧合以及主角光环解决问题,在这一点上,都是共通的。

长江商报:主人公余罪成为广大网民追捧的对象,有一个主要原因是那些引人入胜的破案过程。这些案例是来自于现实生活中还是您的虚构?

常书欣:现实的案例、虚构的过程,我可没有机会看那些保密的案子。

长江商报:《余罪》在网络上连载的过程中,网民们和您互动最多的是那些事情?他们的热情参与对于小说的最后完成有哪些帮助?

常书欣:互动最多的是,他们会猜嫌疑人是谁,结果是什么。而我必须像“警察”一样保密,最终揭出谜底后,保证文字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这样的创作是整个网络小说的一个优势,你可以根据书友、网友的讨论、喜好,对整个故事的主线、某个细节进行调整。和他们互动多了,会无形中提高作者对整个框架及文字的掌控力。

长江商报:《余罪》里主人公的爱情故事特别是他和女主人公之间的情感故事,您是用怎样的一种心态去处理的?

常书欣:这是我比较弱的一项,一般这情节我尽量弱化,否则会凸显我这个人情商不足的问题。处理时候有点硬着头皮了,好好代入一下当年谈恋爱的感觉,找找那种心动的心态,勉强可以做到。

长江商报:在创作《余罪》的过程中,遭遇到的最大困扰是什么?最终您是怎样解决或者说绕过去的?

常书欣:一个作家,大部分的困扰都是思维枯竭,解决的问题很简单,小说是现实基础上的引申,我交了很多警察朋友,经常找他们聊天、讲故事,把他们很多人的经历,组合成一个传奇警察的生活。

长江商报:您认为余罪身上有哪些正能量值得我们为他点赞?正能量是您创作的一个重要因素吗?

常书欣:心向正义,那怕身有余罪!这就是最大的正能量。开枪、抓捕、击毙……我喜欢这种充斥着正义感的暴力名词,社会的和平和安宁,是因为有更强大的正义威慑,而不是因为自觉的道德约束。警察是一个高危职业,他们是用自己的身体把丑恶和黑暗挡在秩序之外。他们其实就是这个社会最大的一股正能量。

一个作家的创作,必须坚持正能量,离开了正能量,再华美的文字堆砌也是昙花一现,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对了,藉此向警察们致敬!和平年代,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长江商报:《余罪》的影视剧改编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您有参与编剧吗?您心目当中的影视剧是一个什么样子?

常书欣:《余罪》电视剧2015年5月12日开机,历时102天杀青,现在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阶段,预计最迟年底可以和广大观众见面。

我没参与编剧,编剧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文体,原著舍不得下手的地方太多。在我心目,想像拍出来的《余罪》应该是一部紧张、激烈、惊心动魂的故事,可能比看小说更刺激。

长江商报:下一步的写作计划是什么?

常书欣:可能要写一部线人题材的故事,不过《余罪》这个巅峰不好超越了,我正在努力充电,以期为广大读者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作品。

常书欣。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