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古栈道引出谜团,杨氏家族建城风云

古栈道引出谜团,杨氏家族建城风云

2015-07-27 00:49:1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谢方 张萌 文/图 发自贵州遵义

从铜柱关折返,继续顺着栈道上行。路边的指示牌告知,马上要登上古屯道了。

果然,此地一过,山坡就陡峭起来。崖边的树荫下,依靠着几个村民,但他们并不是空手上山,脚下还放着些木材物料。走到树荫下,抬头看前面上山的路,有几对搬运工人正扛着木板上山。她们大多为中年妇女,两人一组,前后帮衬,遇到身后有上山的路人,则娴熟地换肩避让。“山上有一些维护工程,要用到木料。有时还可以送些水和吃的上去,我们搬上去,一天给100块钱。”一位搬运工对记者说。

这一段路,左边靠近山体的部分几乎没有人走,因为长有杂草,岩石又剥落得较严重,台阶并不明显。仔细辨别,才会发现,这是一段古老的上山通道,右侧则为新铺成的栈道,行人较多。“其实那边就是古栈道,我们当初考古发掘的时候,都埋在泥土里面。古栈道只是《平播全书》上记载有,但具体在哪里也没人知道,村民更不从这里走了。”何烨对记者说。

何烨提到的《平播全书》,是在考古发掘之前,海龙屯遗址研究可供参考的唯一史料。它记载的是明朝末年的一场战争,海龙屯毁于战火,此外,海龙屯的历史是一片迷雾。

海龙屯的兴起跟一场改朝换代的战争有关,也跟杨氏家族的兴旺有关。

“海龙屯不同于其他两处土司遗产之处还在于,它因保卫国家而建,却因抵抗朝廷而被毁。”何烨继续说。

公元13世纪,逐渐强大的蒙古在先后消灭西夏和金后,与南宋开始了正面冲突。南宋朝廷迁都临安后,边境四周都为蛮夷,因再无处可退,就加强了对南方各地的管控。“但是,当时的朝廷势力早已大不如前,对于山区边城,皇帝只能倚重当地的土官大员。杨氏家族世代镇守播州,成为保卫朝廷的强大军事力量。”何烨说。

在此之时,杨氏家族又连续出现了几个中兴干将。

“在古代土司的治理下被称为‘盛世之治’的几乎只有播州了,史书上称第十三世杨粲时期,为‘盛世播州’。” 何烨说道,自杨端入播州,“杨氏居播十三传,至粲始大”。

杨粲熟读儒家典籍,崇尚儒学,还主张“寓兵于农”,“无事则耕,有事则战”。他还首创了杨氏《家训》十条,第一条就是“尽臣节”。

文教昌盛,武功卓绝。“杨粲之后,就是另一个事关改朝换代的风云人物,杨文。杨文的父亲第十四世土官看到儿子的才能远胜于自己,便在自己还在世时,选择退位,把官职禅让给了杨文。”

杨文一登上历史舞台,就遇到蒙古大举侵宋。

南宋淳祐八年(1247年),杨文与蒙军大战于马鞍山,三战三捷,擒蒙将秃懑于大渡河;淳祐十二年,杨文派兵嘉定之围。

蒙古兵大举南进,兵逼四川时,极有可能与西边土著部落联合南下云南,进而东取广西,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为此杨文献出“保蜀三策”。

“置一城以为播州根本”,宝祐五年(1257年),海龙屯在朝廷与杨氏的共建下诞生了。

反叛

龙虎相守,飞虎飞龙朝天关势比登天

海龙屯的上山路越来越险峻,还没行到飞虎关前,人马已疲。“这里是一处歇马台,马走到这里也要歇一下,再往上走可得手脚并用了。”何烨告诉记者。

何烨指的是飞虎关前的“三十六步天梯”。

天梯位于龙岩山东侧崖壁,一条凸出的山脊如龙鼻伸出,笔直陡峭,仰头眯眼才能看到石梯尽头的飞虎关门楼。“第一步就很难迈开,一步台阶齐膝盖高,搬起大腿才能踩上去,踏板面光滑倾斜,站不好就人仰马翻。”工作人员李昕告诉记者。

李飞说:“考古发掘前,它还埋在地下,只是书上记载此地难行。现在两边的墙垛是考古后复原加上去的。”

何烨接着说:“城墙原本就有,作藏兵之用,后被战火毁掉。台阶高,让攻城的敌军身披辎重不易攀登,手拿武器使不出来。踏板呈斜坡,方便守城官兵向下投放滚木和石弹。”

翻过飞虎关后,是一段近8米深的壕沟,从天然的山体中凿出来。这一段古道,处在山的阴面,阳光较少,幽深潮湿。山泉顺着岩石流下来,壕沟两侧布满青苔,踏板湿滑,人很难站稳,迈步艰难。

绕过山腰,视野渐次开阔,上面便是飞龙关。李飞告诉记者:“这条路在两关之间,取名龙虎大道。”

飞龙关与飞虎关不同,断壁残垣,一角城楼立在百丈深渊之上。

飞龙关前的石阶不长,但岩石崎岖嶙峋。脚下的页岩风化得厉害,阳光暴晒,苔藓焦枯地趴在石缝间,回首就可以看见峡谷对岸的群山之巅。

飞龙关用巨石垒成,关内三道石砌拱券城门,构成三重防御。因日晒雨淋,墙体已褪去石头的光泽,墙顶坍塌,风蚀雨痕,用手一触,有斑驳苍凉之感。山顶大风从厚重的石块中穿过,跨过石门坎,让人耳中轰轰作鸣。

关后壁上,有棱形套叠的多孔石窗。“那是当年传递文书、兵符的地方。凡进关都须在此查验关文、腰牌、水帖,才可获准进关。”何烨解释说。

飞龙关口右侧,从石墙中断裂开一段,悬崖上独存一角,像一块铁柱。何烨感慨说:“遗址是有生命的,海龙屯从他落下的第一块基石开始,生命就没有停止。他在不断地告诉后人历史的细节,也许毁于明朝的战火,也许是山上大风,或是毁于一次雷击。”

海龙屯前的这些关口,在明朝时都有重建,但建好后不久就毁于兵灾。这一场毁灭之战,跟第三十世土司杨应龙有关。

“关口上的匾额都是杨应龙亲笔手书,刚从朝廷进贡回来、获得骠骑将军封号的杨应龙,高兴地把这事提在了匾额上。”李昕指着匾额告诉记者。

史书记载,杨应龙刚愎自用,生杀任性,引起家族内讧,所辖五司七姓皆叛离,不堪杨应龙的残酷统治,纷纷上告。“也因为播州地处贵州与四川之间,各地常有利益分争。杨应龙有将才,但是性情并不柔顺,与地方官员和中央派遣的大员关系处理得并不好。”何烨解释说。

贵州巡抚叶梦熊曾上疏弹劾杨应龙,接着就是巡按陈效历数应龙二十四大罪,朝廷扣押了他的儿子杨可栋作为人质。因朝鲜战事紧急,杨应龙愿赴朝鲜抗倭才得以脱身。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前后,杨应龙逐步走向反叛朝廷之路,征集役夫工匠,重新修筑了龙岩屯,作为堡垒抵抗朝廷。

飞龙关过后,有一段盘山的平路,绕山头半周,左侧是悬崖。何烨说:“这是一条跑马道,可以直达朝天关。”

朝天关建在峡谷顶端,“飞鸟腾猿不能逾”,围墙坚实厚重,砌筑石料最大的重达两吨。即使铜柱、铁柱、飞虎三关失守,朝天关也足可遏阻屯东攻势。

穿过朝天关,不远就可以望见飞凤关。飞凤关屹立于屯东制高点,是前沿指挥中心。关内设两重天井,前置左、右两道大门,最高一层券拱上立有城楼,称五凤楼。

如今,楼宇早已无存,飞凤关的前门长满了齐腰的荒草。当年,若能登楼远眺,群山可尽收眼底,甚至可以看见山下的养马城。

格局

新王宫严守礼制,起居室一派民风

飞凤关过后,再走上一段上行的缓坡,便是“新王宫”。

新王宫建在山顶的平地上,传说为末代土司杨应龙所建。据考古发掘的结果来看,王宫规模巨大,包括殿宇、宫室、厅堂、亭、阁、仓库、营房、金银库、水牢等。按照何烨的推测,新王宫的建设不可能在杨应龙这一代就完成,其营建应从其父辈就开始了。

“建筑群以多级垂带踏道为中轴线,呈两翼展布,由下至上,五重平台,天井贯通。而且严格遵守礼制规定,守臣道,没有丝毫僭越礼制的行为。而土司的住处在三台星上,则有当地民居特点。”何烨说。

登上巨石台阶,可以看见地面平铺素面青砖,天井则以一米见方的石板铺砌。环顾四周,五层平台层层展开,地面墙基柱础沟道俨然。人行其中,不禁想象当年地面树起的殿宇楼阁,如今只剩下瓦砾砖石。

新王宫后还存有一口长方形水井,井水不深,清可鉴人,盈盈一泓。何烨向记者分析道:“圆为池,方为沼。其实,这应该是沼。它的背后原来还有一块影壁,阳光照射到水面后,波光反射到亭廊中来。这里是土司休闲的地方。”

“播州第十五代土司杨文墓中1976年出土的《杨文神道碑》上记载杨家从山西迁过来。而像这样形制的建筑,在山西晋祠还有一处,看来杨家是山西的汉人迁过来,此事应该不假。”何烨说。

城毁

末代土司龙岩山上自缢身亡

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杨应龙新修的海龙屯刚刚完工,他就颁布了一道守屯的禁令,并手书《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杨应龙相信海龙屯可以为“子孙万代之基,保固之根本”。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春节刚过完,风雨飘摇中的明朝危机四伏。明神宗亲下御旨,赐四川总督李化龙尚方宝剑,统领云南、广西、贵州、四川、湖南、陕西、山东、河南、宁夏等15省24万步骑兵,向海龙屯进发,平播战役爆发。

围攻114天后,海龙屯已经是酷暑炎夏。农历六月六日凌晨,星光数点,海龙屯西面具有两重瓮城的万安关首先被攻破,朝廷官兵一拥而上,海龙屯一片火海。明朝廷大胜,杨氏在播州724年27代30世的统治,在战火中完结。

龙岩山上,杨应龙悲愤不已,战乱中上吊自杀。40多年后,崇祯帝走上煤山,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自缢殉国。

飞龙关石窗。

飞龙关。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均由本报记者 谢方 张萌 摄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