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依山水地势筑就的土司城堡

依山水地势筑就的土司城堡

2015-07-20 01:47:0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踏访传承800年的湖南老司城:

□本报记者 张萌 谢方 发自湖南永顺

本月初,中国土司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8处世界遗产。代表申遗的土司城遗址之一——“湖南永顺老司城”位于武陵山区中段,作为高等级土司永顺宣慰司治所近600年之久,其彭氏土司家族更传承800年之久。

老司城具有生活、行政、祭祀、文教、手工业等功能全面的聚落构成,遗存分布范围达534公顷。目前已发现的考古遗存类型极为丰富,包括城墙、城门、道路、排水沟渠、建筑基址、墓葬等地下遗存和古建筑群、牌坊、石刻等地上遗存。

日前,长江商报记者深入永顺老司城,实地揭开老司城的神秘面纱。

格局

灵溪河绕城而过,山势险峻成天然屏障

如今,记者要到永顺老司城去,还必须走上半小时的盘山车路。山头耸立,群山连绵如奔马,当地人叫做“万马归朝老司城”。古溪州的土司城就藏在这万山环抱之中。

永顺县城到老司城的车次并不是很多,只有一条路线,主要是当地的村民乘坐。从城区出发到老司城,沿途都可以看到祝贺申遗成功的横幅,而有另一类横幅则是提醒市民,“遗产保护要从行动开始”。出城大约5分钟,汽车就绕上了山道。时值酷暑,山间孤云几朵,阳光从碧空中照射下来,眼前的山头如披彩的绣墩,而远处的山脊则深如铁墨。“万马群山”发源于武陵山脉的黑山山系,随便选一个视野开阔点的山头远眺,便可以看见层层排排的山,成群结队地向东南方逶迤而来,奔驰到此处时又突然折转向东方。

永顺的彭氏土司于800年前从江西迁至湘西,选址老司城已有600年,至清末改土归流,从未间断。

这里的山势险峻,自然成为了土司政权的天然屏障。因为山道急转,记者在去老司城的途中就眼见两处翻车。离近土司城约10分钟路程的地方,正在平地修路,一侧的山谷平地则在修建土司城博物馆。

土司城遗址建在灵溪河两岸,当地村民把土司办公的衙署区和生活区都叫土司皇城。

灵溪河清浅多滩,河底满是多年冲刷的鹅卵石,峭壁凸出的地方则多为澄碧的渊潭。河水绕土司王城北门的钓鱼台而过。钓鱼台对岸是土司的禁军居所和兵器库、射圃。灵溪河水南下,流经西门,东岸是土司王城和九街十八巷,西岸是会官坪。外来的客人都要从西岸会官坪的码头入城。在灵溪河的码头上,几乎可以把整个山坡上土司王城的遗址尽收眼底。

土司时期,土司城陆路交通不便,出行多依靠水路,从灵溪河一路向西,在芙蓉镇附近进入猛洞河,而后汇入洞庭湖。彭氏土司向历代皇帝进献金丝楠木即走此路线。

探访

祖师殿:唐代的斗拱,明代的大钟

舍舟而行,登上300多米台阶,透过密密匝匝的树林就可以望见山顶上的祖师殿。祖师殿几乎与此地的彭氏土司家族同时落根于此地,历经时代变迁。

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第一代土司彭士愁修建了正殿,39年后彭士愁的长子彭师裕又扩建了玉皇殿,祖师殿已殿宇雄伟。600多年后,彭氏土司正处鼎盛时期,第26代土司彭翼南再次扩建了木楼、前殿和藏经楼。

守殿人向盛德已经在此看护殿宇近30年,他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祖师殿有一千多年了,这些柱子都是金丝楠木,是本地山上产的。北京故宫里的金丝楠木都用我们这里进贡的。”殿内的木柱通身漆黑,不着漆彩,用指敲击铮铮作响。记者走向前双臂抱柱,勉强才能够围合。

该殿为重檐歇山顶,抬梁式构架,檐下斗栱为单杪四铺作。全殿全为木质结构,从殿柱到屋顶,无寸铁铜钉。殿内共34根木柱,柱础为双叠圆石础。因殿中木枋竟然全无人工斧凿的痕迹,村民就相传是鲁班显灵所建。在殿内仰头观看,莲花斗拱透出殿外的阳光,古雅雄浑。

殿内较空旷,右侧悬挂有一口明代铸的大钟,如今已锈迹斑斑。据永顺土司城遗产管理处工作人员田中介绍,殿内本还有一座“真武大帝”铜像,用九火铜锻造。记者向本地从事土司城研究的土家族村民向盛福求证,他告诉记者:“真武神在我们这里称为大菩萨,这座铜像重约3000斤,手持七星剑,剑上缠绕一条青蛇,脚踏玄龟。玄龟重达一百多斤,和祖师菩萨可以分开的。”田中解释说:“‘文革’时,红卫兵把铜像拉去炼铁了,他们还把那口钟也拿走了,只是不知道是纯铁铸的,怎么也化不开,所以才保存下来。”

出祖师殿,就是建在卵石台基上的皇经台,也称藏经阁。向盛福说:“这里原本藏的是《玉皇真经》,传说全国只有三部半。老司城藏有一部,江西龙虎山藏有一部,四川峨眉山藏有一部,还有半部在北京故宫。”

经过皇经台,再上一层,就是玉皇殿。“现在玉皇殿的部分柱子、柱础、搁梁、枋属于唐代的材料,比祖师殿的还要早一百多年。”田中告诉记者。

城池

卵石砌成墙,城内从未发生内涝

从祖师殿下来,沿山中栈道向北走,就可以到土司城遗址的主城区。

栈道左侧植有成排柏树,树龄大多过500岁,树干上布满苔藓。从栈道向灵溪河对岸望去,可以看见居民区,土家族特有的吊脚楼木屋鳞次栉比。居民房屋大多朝河而建,由远及近,顺着石头铺成的街道延伸到河岸。民街一般下伸到河中的一段开阔的地段,当地人称为“坪”,也是居民集合聚会、宴饮游乐的地方。

向盛福指着河边开阔的地段说:“那边是会官坪,这边是送君坪,这里还有博射坪。以前沿河的城墙上都插有军旗,河边常常会有比赛竞技。每当将军带兵打仗归来,对面的山头就会燃起烟花。逢年过节,土司和富贵人家会在沙滩上发钱行善。我听婆婆讲,民国年间,城里面还有13个龙灯队。”与记者同行的年轻村民听到后,惊叹道:“那怎么耍得开啊,那要有多少人,多少场地啊?”

从栈道下来,经过关帝庙,看见摆手堂后再向西走就是官署区的九街十八巷。

土司时代,老司城内人口众多。在清代早期还是,“土王宫里人如海,婉转缠绵摆手歌”。到了清咸丰年间时,则是“而今野庙年年赛,深巷尤传摆手歌。”

土司城中心城址分布范围约19公顷,主要建筑朝西南,依东北高、西南低的地形随形就势而建。其功能区可分为生活区、衙署区、墓葬区、街市区、中央文教区等,各区域以正街、河街、右街等形成的道路系统连通。

从河街小西门便可进入正街,土司城内街面全部用河中卵石砌成。路面两侧为小石块,中间为直径20多厘米的大石块铺成中轴线,左右行人车马依照中轴线各行其道。土司宫殿有五进门,其台阶全用朱红色石板铺成,办公区被城墙围成正方形,而旁边的生活区则为椭圆形。田中对记者说:“那些年久的城墙依然坚固,泛出白色,那是因为在用卵石砌城墙时,还用石灰拌上糯米和棉花黏合。”

土司王城内还有九条地下甬道,作为排水防洪和进入地宫之用。呈椭圆形的土司王城内,每一个四合院的房屋排水都有一条小支道通向甬道,全王城共计27条小支道。九条甬道高1.5米,宽1米,卵石砌成基脚,青砖拱成圆顶。田中对记者说:“山地多洪水,排水很困难,但是在土司城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内涝。”

历史

“改土归流”将老司城湮没于历史深处

老司城曾经历过两次兵火,在第二次被焚毁后,衰败的土司王朝已经无力再回复从前的繁华了。

第一次是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十二月,左良玉部下的溃军被清兵追赶,从四川逃遁至溪州,彭氏土司奉命阻击,溃军怀恨在心,深夜火烧土司城。第二次是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吴三桂反清,彭氏土司彭廷椿、彭泓海父子协清兵剿吴。吴三桂得知后,趁土司出兵城内空虚之时,窜入土司城中点火焚烧。

田中告诉记者:“这一段时间在考古场地,因大雨冲刷后,还可以看见妇女和小孩的白骨,可见当时土司城内遭遇了不少灾难。”

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清廷“改土归流”的浪潮将老司城湮没于历史深处, 此后更是大山阻隔,人迹罕至。时隔三百年后,土司城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对它的保护又将开启新的历史。

从祖师殿到皇经台的陡峭小路。本报记者 张萌 谢方 摄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