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市场倒逼银行深耕细作30位高管密集变动应战

市场倒逼银行深耕细作30位高管密集变动应战

2015-06-01 02:54:3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今年以来中国银行业已有近10家银行频现人事调整

似乎毫无征兆,中国银行业高管迎来了密集的调整期。

据长江商报记者调研统计,继1月6日平安银行副行长陈伟因个人原因辞职后,短短数月间,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及浦发银行中高层岗位均有频繁调动,其中不乏银行的数位行长、副行长级别人士。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近10家银行的近30家商业银行高管发生过人事变动,个中缘由也不尽相同。

因为商业银行利润增速大幅下滑进入了深度调整期?因为央企“限薪令”推倒了高管离职的多米诺骨牌?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银行业和很多行业一样,也需要调整以适应时代发展,“当下,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提高质量的阶段,银行业也进入精耕细作的阶段。”

□本报记者 王江泓

1

银行业高管大变动

5月4日,担任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长8年之久的张建国,因临界退休,即将卸任。

1982年进入银行体系后,张建国先后在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任职。2006年7月,张建国开始担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至今,卸任已无悬念。

除了建设银行高管面临变动外,中国银行的变动范围也不小。

今年4月,中国银行祝树民因工作调动辞去副行长一职,而就在前一个月,岳毅同样辞去了副行长一职。而直到5月21日,离职的空缺才被新人填补。董事会决议通过聘任许罗德为副行长,谢平为首席风险官,但任职资格还需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今年53岁的许罗德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有多年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经历。

1983年8月至1996年10月,许罗德历任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财务处副处长、办公室主任;1996年10月至2007年8月,先后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此后调往中国银联,出任副董事长、总裁;2013年8月起任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9月起任党委书记。

而相对于建行和中行,农行的董秘朱皋鸣的离职就显得有些突然。5月5日,农行发布公告称,朱皋鸣请求辞去董事会秘书、公司秘书职务,但实际上,这与他上任公告发布相隔不足一年。市场传言,朱皋鸣很可能去中信集团任职,但是目前尚未得到证实。就在朱皋鸣突然离职的不久前,车迎新因年龄原因辞去了农行监事长职务。

今年以来,除了国有大行的高管相继发生变动外,股份制银行亦然。4月16日,浦发银行发布公告称行长朱玉辰因身体原因申请离职。1月6日,平安银行公告称,陈伟因个人原因已辞去执行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及副行长职务。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近30位商业银行高管发生过人事变动。

2

高管调任与银行业变局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短短数月银行业面临频繁的人事变动,是否会对各家银行的经营及未来发展造成影响?对此,长江商报记者致电数家银行相关负责人,但均未予以置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宋清华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人事变动,有些是临界退休年龄,有些是因为绩效不理想而被调任,不同银行的高管有不同的背景,很难说所有银行高管的调整都是因为经营需要,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地去看待这些人事变动。

不过,他补充道,高管的变动有时也会给银行带来一些新的变化,“一般来说,更换高管之后,年纪会更轻,专业素养应该会更好,更能适应网络化和国际化,也更能适应银行里新的形势和环境,如此,对银行的发展会有一种好的推动。”

除了临界退休等客观因素外,中国银行高级研究员谭雅玲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人事变动,第一是跟国有银行的高管降薪有关;第二,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人才的流动也就越来越自由。不过,谭雅玲强调:“人员变动可能比之前频繁,但80%都是稳定的,所以人事变动对银行业的发展影响并不会太大。”

“近年来,银行业的经营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业务上的调整转型必然存在,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人事变动不宜过度解读,而分行、支行的行长发生调任等变动,也是为了防止盘根错节的裙带关系。”国金证券银行分析师马鲲鹏向长江商报记者如是分析。

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在“高管调任会否影响银行业务”这个问题上,亦持相同观点。她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高管在银行间调动,首先他们都熟悉银行业务,他们需要去熟悉的是不同银行的不同文化、不同的理念、不同的业务差异,但目前国内银行业务同质化也比较厉害,所以即使调任也并不会造成太大异动。

3

民营银行的倒逼

5月27日,继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与上海华瑞银行之后,第四家民营银行——网商银行正式营业。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虽然是最早开始营业的民营银行,但由于“远程开户”尚未打破,所以一直以来处于试营业阶段。网商银行因为阿里的背景而备受瞩目,也被誉为继微众银行之后的第二家互联网银行。

民营银行一家接一家地开业,并被市场广泛看好,而国有大行等备受诟病的“服务”及繁琐的业务办理过程等,是否会成为其发展的绊脚石?对此,宋清华认为,民营银行的发展会有一定的冲击,来促使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等银行做出相应的调整和转型。

而马鲲鹏则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不应将两者对立起来看,不能说一个要去颠覆另 一个,或者一个要被另一个消灭,两者更多的是一种互补的关系。例如在市场、客户定位方面,微众银行是作为传统银行和腾讯客户流量之间的连接器,而网商银行是去服务那些银行服务不到的“长尾客户”。

和马鲲鹏的意见类似,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两类银行市场细分不一样,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对银行服务的需求也在提高,有些大银行可能没有办法做到,或者说,在新技术条件下,让一些新的机构进入市场,从而满足多元化发展的需要。

在业务方面,民营银行的发展或许还可以和传统银行“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在人才需求上,可能就没有这么乐观了。一边是国有大行降薪;另一边则是民营银行高薪“挖脚”。“这种情况还比较多,例如兴业银行郑新林加盟微众银行,这也是一个正常的人员流动。”马鲲鹏说,但这并不会成为未来的一种趋势,因为目前民营银行是有限牌照的银行,业务范围并不全面,所以并不能吸纳所有想跳槽的传统银行人员。针对这一观点,宋清华也表示,因为目前民营银行的数量还是非常有限,大范围“挖脚”这一说法可能不太准确。

而谭雅玲亦认为,民营银行的薪酬也会降,国有银行降薪与国家体制有关,民营银行降薪跟经济环境有关,其盈利空间有限,所以不可能一直保持高薪酬,不可能背离市场的大环境,“如果国有银行生存困难的话,民营的生存环境会更难。”

4

银行步入“精耕细作”阶段

5月28日,股市大跌,盘中传出的中央汇金减持银行股成为最大导火索。当晚,马鲲鹏在电话中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银行混改最大的难题是国有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不能下降,本次汇金减持是一个重要信号,即这一对混改最大的限制已经松动,“我们预计,银行业混改和综合化经营的大幕即将拉开。”他补充道,混改既包括股权方面有更多民营资本进入,也包括薪酬改革等更多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等,而混改提升估值这只是短期的影响因素,中长期来看,对银行经营的业绩和效率有很大的提升;而综合化经营,对银行的收入来源是一个巨大的拓展,促进其直接融资发展,也是弥补金融脱媒对银行的影响。

当然,除了推动混改,银行业需要调整改革的方面还有很多。“经营管理、风险管理、发展战略和技术手段等都应该有相应的变化。”宋清华认为。

左小蕾则表示,银行一直以来都需要调整,银行的经营模式、管理等方方面面都要适应市场利率化,要去适应金融改革、人民币国际化、国内经济形势的变化,在为中小企业、实体经济服务方面也要改变。

去年以来,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银行收益率降低,亏损面在扩大,不良资产问题也在上升。”谭雅玲分析。对此,胡月晓认为,目前正处于经济周期的底部,银行不良率上升是必然现象,这也意味着银行快速扩张的阶段已经结束,“现在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提高质量的阶段,所以金融多元化、完善资本市场发展的重心会更多一些,银行亦走出快速发展阶段,进入精耕细作的阶段。”

已卸任的部分银行高管

中国银行

祝树民

建设银行

张建国

平安银行

陈伟

浦发银行

朱玉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