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你知道的神曲酒吧和你不知道的“法国堂”

你知道的神曲酒吧和你不知道的“法国堂”

2014-08-14 00:57: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跨越半个多世纪后的回归

■本报记者 谢方 实习生 宋潇潇

8月7日,立秋,微风。我第一次来到汉口车站路,探访一座寂静了多年的老房子。汉口“法国堂”,建于1910年,最初是专供法国侨民使用的“贵族堂”。至今,我们很难从任何史料中找到这座老教堂最初的样子,但据老教友回忆,多年前推开木门就可看见一座闪闪发光的圣母像立于上前。原本华丽的教堂,建国后几经风雨,直至后来以“神曲酒吧”的样子重新开放。大家熟知的“神曲酒吧”,内部装饰已不复从前,至重修前又空置了一段时间,房顶漏雨,墙角垮塌。

8月8日这一天,它重新作为教堂开放。这天是重修竣工的日子,当天有“做弥撒”的仪式,教友们重新回到这里。眼前我看到的这座教堂,据说是按照教友们的回忆还原的。外部略似上海路天主堂的模样,内部墙壁则一片海蓝,新装上蓝绿琉璃瓦。重新开堂后,这里将回归教堂功能,定期举行活动。

本期《长江地理》走进这座老教堂,探访回归教堂功能的老建筑的整个修复过程。

历史

原来的“法国堂”

曾改为音乐酒吧“名噪一时”

汉口车站路天主堂(原名汉口圣母无原罪堂)位于原法租界内,今车站路25号,因此也被人们称作“法国堂”。

1910年,湖北东境教区的田瑞玉主教委任法籍教士丁寿负责修建此堂,花费1.2万两白银,一年后修建完成。据资料记载,教堂占地300余平方米,平面呈拉丁十字形,内部装饰为哥特式,天花为蓝色饰白色满天星。

与今天我们所见的武汉其他四座天主教堂——包括汉口上海路天主堂(汉口圣若瑟堂)、武昌花园山天主堂(武昌圣家堂)、汉阳显正街天主堂(圣高隆庞堂)、柏泉天主堂(圣安多尼小修院)不同,“法国堂”最初是专供汉口法租界内外侨使用的小型天主教堂,形制比一般的教堂小,内部结构采用更精美的哥特式,穹顶高耸,不像罗马式那样力求能容纳更多的人。在法租界时期,也称作“贵族堂”。1924年—1925年,汉口教区于教堂右侧修建了账房,这里成为华中地区天主教的经济中心。

武汉沦陷期间,其曾接纳少量富裕华民。资料记载中,至1950年,该堂尚有70名教友。1951年,部分爱国教徒组建了武汉市天主教教友反帝爱国学习会,开始驱逐外国传教士。1953年,这里曾发生车站路教堂事件。此后教堂改作他用。据一位老爹爹回忆,他记得教堂曾被作为仓库,问堆的什么东西,就没有人知道了。

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武汉教堂的产权大都归还。大部分的教堂在那几年都恢复使用,比如上海路天主堂1980年修复开堂,武昌花园山天主堂、汉阳显正街天主堂也相继重新开堂。而车站路的天主堂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空置,其间曾用作武汉天主教爱国会的办公地。后来改为音乐酒吧,人们这才重新看到它的样子,这也是闻名一时的“神曲酒吧”时期。

说起改为酒吧的那些年,教友蔡婆婆连摇头。教堂变成酒吧后,她们都只过门而不入。但对教会来说,租出去做酒吧也是有苦衷的。车站路天主堂的负责神父李邦梦解释,教会一直实行自养政策,出租房产是他们重要的经济来源。且车站路和上海路的天主堂相隔较近,“一个教堂足够使用了”。

但在武汉的“酒吧史”上,“神曲酒吧”却不可不提。1996年由设计师袁俊改建,老教堂的样子、原创乐队,瞬间聚集了不少青年,成为许多武汉80后的共同记忆。有人在结婚生子之后回忆当年的光景,“不像咖啡馆那么安静,也不似迪吧喧杂,一点点热情、一点点寂寞。喜欢缩在外面回廊柔软的大沙发里,隐约传来歌者的音乐,和朋友们聊天,也喜欢坐在室内圣女像下的椅子上,看着灯红酒绿,对着十字架默默许愿。”繁盛萧落转眼间,神曲酒吧2010年停业。教会决定对其进行修缮,重新作为教堂使用。

探访

很多人“不认识了”

怎么是“地中海风格”?

重修后的车站路天主堂竣工仪式选在8月8日,上午十点,这天教友们都重新回来“做弥撒”。

人和车比往日多,两行道的车站路显得力不从心,警车也出动了。不像一般的纪念日、开业典礼那样喧嚣,来的多是教友,早早地到了,三五成群地低声交谈、等待。

改建后的教堂,外表朴素,与改建之前完全是不同样子,很多人都觉得“不认识了”。灰色基调在高大梧桐树的掩映下显得低调内敛,中间的顶上镶着十字架和“天主堂”三个大字。一眼可看出,新刷的灰色墙砖,新铺的蓝色琉璃瓦,就连小小院落的地板也是新铺的水泥,大门外原本鹅黄的外墙也变成了灰色,崭新地似乎少了些厚重感。

一座四方的小院子天然地透着一股与世隔绝的味道。院子里,除了主堂以外,还有一间小型的传达室,主堂的后方紧挨着一座白色的单元楼,供神职人员居住。

拾阶而上推开暗红色大漆门,教堂尽收眼底。内部四面墙壁和顶部都刷成了海一般的蓝,仰头可见顶部布满白色的星星,镶嵌在蓝色的背景里,四角星、八角星在夜空闪闪发光。也有人觉得诧异,如此“地中海”风格在武汉的天主堂里也是绝无仅有。尖顶、圆拱形的窗户贴满玫瑰花瓣图案的窗纸,光线透过窗纸射进来,微朦、静谧,教堂里的空间瞬间封闭而孤立。

教堂的正前方是一座小巧简洁的祭台,正中的墙壁上挂着巨幅的耶稣受难像,祭台的左右两边分别立着圣母玛利亚和约瑟的雕像。由祭台下方至门口,摆放着两排整齐的木质长椅,大概能容纳百余人。不像上海路天主堂那样肃穆威严,这里的宗教感似乎淡了很多。或许是“小”且沉浸在一片蓝色里,看上去像适合举办婚礼的地方。

这天,武汉三镇知道消息的教友们都来了,教堂的座椅完全不够用。对教友们来说,这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更多的是老人,也有年轻人,还有十来岁的小孩,几个月大的婴孩。他们庆贺的方式就是做弥撒,十点开始,连续多次诵经、唱诗,达一小时之久。

十二点不到,教堂又恢复了平常的安静。

李神父说,当年建造教堂很讲究,玻璃窗花都是从欧洲进口的。但是因为资金问题,此次修复没有从国外进口这种玻璃。对他们而言,华丽也好,朴素也好,重要的是教堂重新回归了。

重修后的车站路“法国堂”外立面看起来极为简洁,与上海路天主堂如出一辙。

教堂内部一片深蓝,仰头可见头顶的“星空”。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 本报记者傅坚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