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本报“楚藏天下”书画专场火爆

本报“楚藏天下”书画专场火爆

2013-03-04 04:27:56 来源:长江商报

2日下午,藏友们参加本报“楚藏天下”鉴宝活动,听专家现场点评。

长江商报消息 200余位读者带来逾千件藏品,专家喝水时也被拉着鉴定

本报讯(记者 罗义 蔡方良 实习生 徐采贝)2日,本报举行的第二届“楚藏天下”鉴宝活动现场热闹非凡。当日的书画专场,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单国强坐镇现场,武汉收藏家协会万健、吴兴平等本地鉴定专家齐聚会场,200余位藏友携带近千件藏品赶场。

为领号,藏友吃着盒饭守候

虽然活动通知时间为下午1时30分,但在上午11时许,就已有热心藏友早早地携带藏品来到活动现场,“去年四场我全部参加了,每场爆满,早点来领个前面的号。”由于每人限鉴5件,家住常青花园的余女士与女儿在休息区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纠结着该选择哪几样“精品”,随后她干脆打电话叫来丈夫,“我们领三个号,就可以多鉴定几件了”。

带着10余幅字画前来的朱先生表示,“故宫博物院的单老师要来,机会太难得,我吃过早饭后就直接打车来了,生怕错过了和老师交流的机会。”该藏友称,虽然知道每人限带五件,但还是忍不住激动之情,一股脑拖着满满一箱字画来了。

活动开始后,由于前来鉴定的藏友过多,为了让活动各环节顺利进行,在征得藏友同意后,主办方只得将规则临时改为限鉴3件,虽然藏友纷纷感到遗憾,但同时也表示理解。

不少藏友除了参与鉴定,还拿出纸笔现场“取经”,排队等候的间隙三五成群围聚在一起,侃完收藏经觉得不过瘾,还互留电话、合影。

太热情,专家喝水屡屡被围

鉴定时,先对藏品进行初选。三位专家每人持10个复评卡,通过初选的藏品将会获得一张,并进入点评环节。拿到卡的藏友欣喜不已,未拿到的则一再向专家“做工作”。

累并快乐着的不光是藏友,在点评环节结束以及讲座开场前,几位专家无论走到哪里,藏友们都尾随而至。单国强下台喝水的间隙,数十名藏友里三层外三层,将其围了个密不透风,签名、合影和请教书画知识,面对藏友的要求和蔼的单国强老师都一一应允。

而吴兴平、万健两位专家刚一走下鉴定台,就立马被包围。从鉴定台移步至讲座厅短短20来米的距离,由于藏友太过热情,两人在两名工作人员的一路护送下才顺利入场。

故事一

北京藏家致电本报欲联系藏家购画

昨日,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王先生致电本报记者,称有意购买参与鉴定的一幅约一平尺大小的王石谷的山水作品,王先生已委托在汉好友与持有人洽谈。

上周六本报的书画专场,王先生不少在汉好友均前往参与,一幅王石谷的山水作品引起他的注意,“朋友看过发了照片给我,我很看好”。

据了解,王石谷为清代著名画家,被称为“清初画圣”。与王鉴、王时敏、王原祁合称山水画家“四王”。

被委托人胡先生称,王石谷虽为明末清初“四王”之一,在当时名气十足,但由于年代久远,相比唐伯虎、齐白石等家喻户晓的大家,如非业内人士,普通人知之甚少。目前他的一般性作品价格不算太高,“一平尺几万元”。

胡先生认为,选择此类书画投资须长期持有,“指望转手就赚钱可能性不大。但说不准哪天兴起‘四王’热,或者遇到相关研究机构或者王的后人,画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不过,该画还需专家再次鉴定。

昨日,记者与该画的持有人苏女士取得联系。据介绍,该画是家中老人留传下来的,由于自己与丈夫不懂得保存,也正有转手之意。

故事二

上午低价购得瓷坛 下午鉴定值5万元

在鉴定台前,当25号藏家周先生十分随意地从手中的塑料袋中拿出一款瓷坛时,无论其完整度还是造型工艺,都令鉴定专家吴兴平爱不释手,啧啧称奇。

该瓷坛背景为绿色,周身遍布134只白色的仙鹤,不仅造型生动,每只栩栩如生,连羽毛都清晰可见。

爱好传统文化及书画的周先生玩瓷器已有多年,目前瓷器藏品不下千件,此前一直以马口窑、麻城窑等地方窑为主,主要从藏品的文化、艺术价值角度考虑,近半年才涉足明清瓷收藏,“此前并未太注重经济价值,喜欢就买,期间也交了不少学费,但更丰富了知识。”周先生坦言,瓷器收藏水很深,不过自己一直把握着“多学多问少下手”的原则。

周先生带来鉴定的这款瓷器是上午刚刚购得,“其实一个星期前就看好了,但价格一直没谈拢,回来后心里一直惦记着。”至于购买价格,周先生十分低调地称,“不太贵,算得上是捡漏了”。

吴兴平认为,该瓷坛应为清光绪年间烧制,属纯手工制作的定制器,且用料讲究。他介绍,此类瓷器需两次进窑才能烧制而成,难度极大。仙鹤是手工勾画轮廓后再填色,每只仙鹤的轮廓勾画均没有出线,足见制作者的水平之高,能如此完好地保存至今更是难得。目前市面上同等类型的瓷器,价格应在4万到5万元之间。

故事三

家传书画被鉴定为真迹

昨日,家住武昌的朱先生带着十几幅书画藏品早早地赶到了活动现场,其中赵少昂的《竹鸟图》和黎雄才的《松崖飞瀑》初评就获得了单国强的复评卡,最后在点评环节中,单国强鉴定了这两幅画为真迹。

单国强表示,赵少昂的《竹鸟图》中的竹子一笔画成,可见作者作画功力很深,用笔奔放,符合赵少昂的笔墨风格,此外,竹中之鸟落笔简洁却生动形象,颜色鲜明,此幅藏品很难得。

两幅画作被鉴定为真迹,朱先生十分高兴,便主动地介绍起了这两幅画的来历:“这些画都是从我父亲手里传承过来的。我父亲曾是武汉美术协会的一名业余画家,尤其喜爱水彩画,在平时作画交流中认识了许多名家,其中就包括黎雄才、赵少昂等大师。这两幅作品就是他们赠与父亲的。”

朱先生称,赵少昂去世之后,他的学生在广州为他举办个人画展,便邀请其父亲去观摩,“我父亲受邀现场作画送给画展,赵老师的学生即用赵老师的一幅《竹鸟图》作为回赠。”

朱先生称,家中还有不少作品都是这些名师赠与父亲的,“希望贵报的鉴宝活动年年搞,下次我还要来。”

本版稿件 本报记者 罗义 蔡方良

实习生 徐采贝

本版图片 本报记者 孙辰

实习生 孙颖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