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楚藏天下”杂项专场只说“价值”不谈“价格”

“楚藏天下”杂项专场只说“价值”不谈“价格”

2012-05-28 00:57:5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民间的收藏大多并不太值钱,但不得不承认那些宝贝确实值得收藏。”上周六,200余位收藏爱好者,齐聚由本报与武汉市收藏家协会主办,新世界·梦湖香郡协办的“楚藏天下”鉴宝活动第三场——“古玩杂项”专场现场。著名古玩收藏家、北京琉璃厂延古斋传人陈铜铭与武汉收藏家协会万健、吴兴平、辛光磊等古玩专家一同,为广大收藏爱好者免费鉴宝、讲解收藏知识。

陈铜铭在现场告诉藏友们,收藏的快乐来自于“藏”的过程,与市场价值无关。许多收藏品可能经历了数代人才流传到藏友手中,这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不管东西是否价值连城,藏友都有理由继续保留下去。因此,在前日的活动现场,陈铜铭和众专家们,只谈收藏“价值”,不谈“价格”。

据了解,此次古玩杂项专场,是本报举办三个专场以来,藏品面最广、量最多的一次。文房四宝、竹木牙角雕、玉器、青铜器、紫砂壶、邮票、古籍善本……30余个品种,超过千件藏品被200多余藏友带到现场。大厅内座无虚席,连过道上也站满了前来鉴宝的市民。

专家“萌语录”

在前日的活动现场,从北京远道而来的陈铜铭老先生被藏友们称为“史上最萌专家”,鉴宝过程中,幽默语录层出不穷,引得藏友阵阵笑声。

语录一:

藏友:陈老师,我这个陶瓷瓶如何?

陈铜铭:我看挺不错,你用它种盆水仙正合适。

语录二:

藏友:这盒胭脂是我祖母留下的,现在还很香。

陈铜铭(面向记者):你要抹一点吗?

语录三:

藏友:这个碟子雕工是不是很好。

陈铜铭:嗯,回家盛饭吃,千万别摔了。

语录四:

两位藏友抢着把藏品放上桌,其中有一尊陶瓷佛像。

陈铜铭:慢慢来,这佛笑得多好,磕破就要哭了。

本报记者 王晴 罗义 马秀佳 徐靓丽 李凤

实习生 周瑞 胡俊涛 朱静 胡灵敏 魏微微

◇专家讲座◇

收藏不是发财的路径

“和大家一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收藏爱好者,无非就是经验多点。”鉴宝开始前,陈铜铭先跟藏友聊起了什么是收藏。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收藏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但陈铜铭却认为,收藏是人的一种本能。“人从小就知道收藏,比如小孩热衷收藏剪刀、橡皮、贴纸,这是一种乐趣。再比如老太太舍不得扔有‘历史’的东西,这也是一种收藏意识的体现。”

此外,陈铜铭还“辟谣”了收藏界普遍存在的三个误区:不能相信偶然;捡漏的心要不得;专家的鉴定不可能百分之百正确。

只想着赚钱的不是收藏

“很多人都希望今天买了明天就能赚钱,这不是收藏。”陈铜铭认为,收藏不是发财的路径。

那什么是收藏品?他认为收藏品是历史的、工艺的,是文化的载体,有时甚至还有实用价值。收藏品不见得非要拿价格去衡量,收藏的目的是提高大家的文化修养,陶冶情趣,还具保值作用。

陈铜铭坦言,目前某些东西被炒作得已高于其应有的水平了。如果再炒,最后会出现泡沫。“今天我好像是给大家泼冷水来了,不是的,我希望大家在收藏上要冷静。”

陈铜铭说,不少人很热衷于价格问题,总要问这东西值多少钱,其实收藏品是没有绝对价格的,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评价一个东西,是一时的、一个地方的。

一生一世也不见得能捡到一两件漏儿

“搞古玩业的人都知道,一生一世都不见得能捡到一两件漏儿,那漏儿不见得到处都有,更不见得能轮到你的头上。”陈铜铭认为,当下收藏界存在三大误区:第一就是相信偶然。

他说,有的人买东西之后总千方百计地去证实自己买对了,这是自欺。因为做鉴定和做赝品的人是师兄弟,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从一本书中学的,作假的说不定比鉴定的水平还高。

第二个就是想捡漏儿。从历史上看,有些人确确实实捡了漏儿,但捡到漏的往往是具备了某方面知识的人。他举例说,解放前在北京廊坊二桥,一个老板店里有一只一人多高的铁仙鹤,仙鹤单脚踩在一块不大的石头上,在店里放了很久都没人过问。直到十几年后,有一个物理老师发现了它,用成本价把它拖回去了。物理老师说,这鹤能单脚在石头上站稳而没有倒,说明这石头一定比仙鹤身子重。结果拿回去一看,石头是一块生金,含金量达百分之六七十。

“所以你看,这人具备了物理知识,他捡着漏儿了。”陈铜铭说文物鉴定是一门综合的科学,要凭借多方面积累的知识去综合判断。

第三个误区,搞鉴定的专家百分之百正确。“这是不可能的。”

在刚刚结束的嘉德春拍上,一枚“大一片红”邮票,拍出了730.25万人民币的天价,创下我国单枚邮票拍卖新纪录。这令不少集邮爱好者HOLD不住。

活动现场,从江夏赶来鉴宝的屈老先生,将记者拉至一边,神神秘秘地从密码箱中拿出一张“一片红”四方连(4枚),“它那个一张就值700多万,我这是4连票,2800万绝不成问题”。

在记者的指引下,屈先生满怀期望地来到武汉收藏家协会古玩专委会会长吴兴平台前,吴兴平还未等老先生将邮票递到他手中,便问,“老先生您这邮票是从哪里来的?只是个印刷品,平时欣赏一下还是可以。”屈先生一脸惊愕,久久未回过神来。

据了解,“一片红”位列世界珍邮之列,1968年发行,因邮票上的中国地图错误,被邮政部门紧急追回,仅少量流出,因此格外珍贵。

吴兴平说,屈先生持有的这种纪念张,在市面上2、3块钱就能买到。

2800万元“一片红”惊现

专家扫了一眼:只值2块钱

传家“木尺”卖不了高价却值得收藏

在前日的活动现场,藏友曾先生得意地拿出了一把家传“尺”。曾先生表示,自己祖上是清代的翰林大学士,这把尺就是家传下来的,长条形的尺还刻了不少字。专家表示,曾先生的收藏虽年代久远,但卖不出高价。

专家介绍,这些尺曾是国人生活中的必需品,只是现在这些东西都已退出了历史舞台,虽没有过高的市场价值,但很有文物价值。

◇活动预告◇

故宫专家单国强周六来汉鉴定书画

本报讯(记者 张学荣)“楚藏天下”鉴宝活动书画专场将于本周六中午12:00在新世界·梦湖香郡举行,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北京故宫博物院原宫廷部主任单国强将做客本次活动,为广大藏友带来题为“书画收藏、鉴定与投资”的专题讲座,并现场为藏友鉴定书画一小时。

据悉,单国强研究员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毕业后在故宫博物院从事业务工作至今,曾任陈列部主任,宫廷部主任,主攻古代书画史论和书画鉴定研究,拥有丰富的书画鉴定经验。

同时,武汉市收藏家协会常务会长刘国亮、武汉收藏家协会秘书长万健、武汉收藏家协会古玩专委会会长吴兴平等本土专家也将现身,为藏友鉴定玉器、瓷器、杂项等各类藏品。凡是您家有的宝贝,都可拿来鉴定,即使没有宝贝,到现场听听讲座也是不错的选择。本报报名热线027-87666666二十四小时开通,欢迎您报名。

◇现场“五宝”◇

25件套的玉器 让专家都“爱不释手”

“我是做建材生意的,赚的钱差不多都用来买古董了,我专门用两间房来存放千余件‘宝贝’。”彭先生的话让各位藏友们露出羡慕的神色。彭先生此次共带来包括瓷板画、玉器、瓷器在内的近10件藏品,其中,一幅画在瓷板上的《大肚罗汉》、一组25件套的玉器当天得到专家们的首肯。专家现场认定:这两件宝贝确实算得上难得的民间珍宝。

专家介绍,瓷板画《大肚罗汉》是清朝“珠山八友”之首王琦的彩瓷作品。彭先生兴奋地告诉记者,当时只花了几百块钱,没想到真是名家真品。

此外,彭先生收藏的一组25件的玉器也十分精美,温润的和田玉石文房四宝、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动物印章,彭先生小心翼翼地向专家展示他的“宝贝”。彭先生告诉记者,这套乾隆时期的玉器是他花5万多元在阳新淘到的。“确实是好东西,很值得收藏。”鉴定专家迟迟不愿放下手上的宝贝,忍不住赞叹道。

两个柜子 能换10架钢琴

“这几个柜子可以换一架钢琴吗?”6岁的小女孩陈诗洋,在排队等待鉴宝时,对妈妈搬来做鉴定的衣柜满心期待。陈诗洋告诉记者,她学习钢琴已有一年多时间,非常想拥有一架自己的钢琴。

陈诗洋的妈妈杨女士搬来做鉴定的,是一个储物柜和一个电视柜。记者看到,储物柜是一个双开门柜子,高约80厘米,长约1米,宽约60厘米,整体呈黄色。电视柜和储物柜是一套,材质和色泽均相同。

20年前,杨女士的爱人在结婚前花了近2万元,买下了这套柜子。杨女士介绍,柜子一共有3个,储物柜有两个。“以前,我用这个储物柜放鞋子。”杨女士说,经朋友提醒,她才意识到柜子可能的价值,“朋友们都说这是一个好柜子,可能是黄花梨木做的。”

“这个柜子能换10架钢琴。”专家的话刚说完,陈诗洋就开心得跳起来。杨女士说,以后要把柜子留给女儿,不会转卖。“我们另外用钱买钢琴。”

蜡黄色海螺 明代战争用的冲锋号

在众多的藏品中,罗先生的海螺让陈铜铭眼前一亮。蜡黄色的海螺身上刻着“螺号响,阿寇亡”等文字,并标有天启二年的字样。“这个是明朝末年的海螺,虽不是很值钱,但称得上是一件文物。”陈铜铭说,得到专家的肯定,罗先生笑得合不拢嘴。

据罗先生介绍,这只海螺是6、7年前在香港路的地摊上淘到的。当时摊主告诉他这个海螺很长时间都无人问津,海螺上的文字让酷爱历史的罗先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连续去看了好几个礼拜,最后用100元钱买下了。罗先生说,天启二年是1622年,明朝末年朝廷腐败,西方殖民者趁虚而入。据他推断,这个海螺应该是当时渔民和朝廷军队,共同抗击荷兰殖民者时所用的,作用相当于现代战争中的冲锋号。

祖传紫檀老观音 曾有拍卖公司开价49万

“这个观音真的好!”鉴宝现场,武汉收藏协会专家看到一尊观音像后,反复观察,忍不住啧啧夸赞。专家介绍,观音是用金叶紫檀做的,这种木材非常名贵。记者看到,观音像约40厘米高,雕刻技术精湛,非常精致、典雅。

观音像的主人李先生今年已63岁。他介绍,观音像是家里祖传下来的,李先生保存观音像已有20年。李先生告诉记者,祖上是民国时期的大户人家,经济条件非常好,紫檀观音像是他爷爷的一个亲人送的。

活动当天,专家并未对李先生的宝贝估价,但李先生的表弟罗先生介绍,曾经有几家港沪地区的拍卖公司开出49万元的起步价,想要拍卖观音像,但遭拒。

平日里,李先生很爱收藏,观音像是他的藏品中价值较高的。他表示,因为是祖传的宝贝,暂时还不打算转卖。

一盒子古玉 每个朝代的都有

“你这些古玉几乎所有年代的都有,简直就是一部完整的中国历史。”昨日的鉴宝现场,藏友成先生祖孙三代人抱来了一盒古玉,打开后专家惊叹不已,所有的古玉都是真品,而且出自不同年代。

专家介绍,这些古玉中最早的产自史前红山文化时期,还有汉代、宋辽时代、元代、明代、清代以及民国时期的玉佩。“你看这块宋辽时期的古玉,样式是一只神鸟,那是当时人们迷信的神物。”

“那块汉代的古玉是我花了600元买来的。”成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古玉是他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一件一件慢慢收藏得来的。他和父亲、儿子都是收藏爱好者,家里有许多收藏品。“这些玉佩只是我所有收藏中的小部分而已。”

当天活动非常火爆,陈铜铭老先生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本报记者 傅坚 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