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 > 400年新安书院 只剩40步青砖墙

400年新安书院 只剩40步青砖墙

2012-04-25 02:18:0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自去年8月汉正街正式实施整体搬迁,《长江地理》这份记录武汉地理空间的周刊有了一种历史的紧迫感。

汉正街在明嘉靖年间,已是汉口繁华的主要标志,当时的民居沿汉水搭成成排的吊脚楼,半倚河岸,半立水中,生活、生产、经营,楼楼相接,形成街市。汉口现代城市由此开始。

清乾隆至道光年间,汉正街一带商铺、民居,多为白墙灰瓦,木架结构的两层楼房,临街门面有全敞式、半敞式、内敞外窄式,夹街背巷的铺面多用木板、木桩架起红漆栋梁,梁上挂商号旌旗。外地寓汉的商会行会、同乡兴建的大量会馆,是境内高档建筑之一。除此之外也有较为简陋的棚户,这两类房屋构成明清时期汉正街房屋建筑的主体。

据范锴的《汉口丛谈》记载,清嘉庆、道光年间的汉口镇已是“坊巷街衢,纷歧莫绘”,其中,河街、正街、后街、夹街、堤街等主干道与汉水平行,其他则纵横交错。清末,汉正街片区发育完整的街有32条,称之为巷的有64条,一些街区空出留作防火、挑水的空间,后来也发展成“大火路”、“小火路”、“大水巷”等街巷。

然而尴尬的事实是,如今的汉正街已经很难找到具有历史风貌的建筑民居。辛亥阳夏之战,冯国璋一把火烧了汉正街;抗战期间此地沦为难民区;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的旧城改造,令人现在很难在此再找到“成排的吊脚楼,白墙灰瓦,古朴别致的青石板路”的明清第一正街。这种遗憾难道只是一种历史偶然?

本期《长江地理》,走访最后的汉正街。

本报记者 钱烨 采写/摄

行走路线:由中华路码头过江,至集家嘴上岸,步行穿过沿江大道、友谊南路,由汉正街龙王庙起点北至大夹街,寻找新安巷内的新安书院残墙,药帮一巷与新安街相交,其上为青石板路,药王庙已没。保寿桥位于长堤街后,药王庙以北,与全新街交会处既为山陕西会馆,遗址已无。沿长堤街至武胜路,穿过存仁巷,至汉正街,此处有淮盐巷狭窄路口,已列入拆迁范围。救世堂与淮盐巷相隔武胜路,今普爱医院楼下。

时间:4月19日4月21日4月22日装备:1996年汉正街街道分布图一张汉正街历史建筑遗址分布图一张

建筑

会馆,汉正街的区划标志

自清初始,外地寓汉的商会行会、同乡会开始修建大量的会馆,这成为汉正街划定经济区域的标志性建筑。这种会馆建筑格局大同小异,主体为中国传统的歇山顶宫殿式,飞檐斗拱,雕梁画栋。

据《汉正街志》记载,至清末,汉正街已建成会馆14处,公所66处,这些会馆主要为本帮活动和议事场所,兼有祭祀、义举和联谊同乡的功能。

汉正街内有名的会馆包括怀庆会馆(药王庙)、山陕会馆、宝庆会馆、绍兴会馆、岭南会馆、新安会馆……

4月19日。如果不是居住于新安巷20年之久的王光带领,我们无法发现位于大夹街一段山墙后所隐藏的400年历史。

说是新安巷,其实只存在于居民的称呼中。并无任何街牌标示,在那张绘制于《汉正街志》的历史建筑遗址上,也只有超过500米的街巷才会出现名称,其间相距仅1米的新安巷只能用模糊的虚线表示,寻找也因此浪费了不少时间。

据1988年统计数据显示,汉正街片区共有大小街巷328条,老街巷198条。至2008年,汉正街辖区内尚存自然街巷212条,其中老街巷82条,多数为3米宽水泥路面,窄者不足1米。

新安书院修建于康熙七年,由徽属六邑(今安徽歙县、休宁、祁门、黟县、绩溪和江西省的江西婺源6县)仕商组合,在六水分源的荒地上,建新安公所,后改为“新安书院”,在南端汉江边开辟了“新安码头”。

称之为书院,与徽商历来重视科教试举有关,起北端紧靠长堤街的山陕西会馆以供奉“关老爷”而称之为关帝庙,山陕西会馆是汉正街会馆建筑群中最大的会馆建筑,留有唯一的《山陕西会馆志》并附有《西会馆全图》。

2005年,作家董宏猷在汉正街保寿巷附近发现了文物界寻觅多年的“山陕西会馆界碑”,并送到汉正街博物馆收藏,这几乎是山陕西会馆作为历史建筑所留下的唯一凭证。

保寿桥是清代山陕西会馆为通往后湖而修的石板桥,在明清之际,山陕西会馆之后即为后湖水面,在会馆完全消失之后,这座长约三丈的石板桥却保留了下来,在全新街与长堤街的交会处北侧,有汉正街管委会2007年刻的牌子:保寿桥建于康熙初年1662年……是山陕西会馆(西关帝庙)通往后湖的必经之路,在道光十四年由陕西烟号商人集资加以重修,至今保存完好。

商业

药材行,青石板路上的“八大帮”之首

董宏猷在汉正街保寿巷发现的“山陕西会馆界碑”似乎提供了一些证据:明清两代汉正街经济格局的划分具有严格部署,而这些围绕会馆的行商区域,便以“界碑”为界,划区而治。

清代,汉正街商行云集,最有实力者概称“八大帮”,盐行、茶行、药材行、粮食行、棉花行、油行、广福杂货行和纸行,而这条青石板路上的药材行始终在“八大行”占有重要地位。

修建于清顺治十三年的药王庙(怀庆会馆),就界定了药帮一巷、二巷、三巷周围的药材商铺行商范围,“凡西货、西药、京杂货不准入帮”。

这座由河南怀庆府河内县、武陟县、温县、孟县药材商集资修建的会馆式建筑已经消失,只保存庙址以东,长105米的青石板路,但保留于药帮巷小学内的两块石碑记载了这段圈地行商的历史。

其中一块石碑刻道:(吴来雨)将自置荒地一大段,坐落循礼坊,坐北朝南,北至堤,南至街,东到大巷,西至杜家巷,卖于怀庆会馆,修建覃怀帮药王庙名下为业。

时间是“清康熙二十八年”,这份卖地文契不仅详尽说明了当时怀庆会馆买地是为了修建“覃怀帮药王庙”,其会馆界定的范围是北至长堤街,南至新安街,东至药邦大巷,西至杜家巷,此一带周围为汉正街药业阜盛之地。

往来汉口置地发展的外省仕商的发迹之路往往如出一辙,圈地置房、拉帮结派,建会馆、抢码头,为此大打出手,杀人越货的也屡见不鲜。

据老字号苏恒泰第5代传人苏纯口述,他的祖父苏萌泉在上个世纪30年代曾经参与过宝庆帮与安徽帮对于宝庆码头的争夺巷战。在《汉正街志》的记载中,宝庆码头的争夺持续有140年之久,主要发生在宝庆帮(湖南)与安徽帮之间,咸丰六年(1856年)的一次大械斗,死了10人,伤者无数。而苏纯回忆其祖上苏恒泰的创始人苏文受,曾是宝庆会馆帮首之一。

苏恒泰油纸伞是汉正街老字号之一,其他如黄云记棕床、叶开泰药店已经消失,苏恒泰店址那座红色砖木建筑也已于2002年拆除。在此之前,1990年代的旧城改造已经进入尾声。

在汉正街,拉帮结派者不仅是大型商会。2006年,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汪原教授的一个团队曾经对汉正街做过一系列研究,在跟随一名“扁担”穿行汉正街时,他们发现,这些贩夫走卒为了避开其他的“扁担”帮派地盘,不得不绕行其他巷道而多走很多冤枉路。

生活

雕花过街楼,北洋时期的里份记忆

汉口开埠后,分布于汉正街的会馆、商铺建筑开始引进西方的建筑艺术,因此出现了砖木、砖石结构,钢筋混凝土。

清末民初,一些富商在汉正街片区修建成片的中西合璧式里弄住宅,武汉称“里份”,出名的有笃志里、树德里、共和里、复源里,均为2到3层砖木结构。

保存于淮盐巷的雕花过街楼中西合璧式建筑,是老武汉北洋时期里份生活的记忆之一。叶调元竹枝词里有“宅地重深巷一条”的淮盐巷,仅剩雕花过街楼7座,徽派雕花大理石门楼6个,据《汉正街志》记载,巷北拐角处原为“怡怡里”。

“怡怡里”原为与淮盐巷平行的一条巷道,1972年南段巷道被修建的长江食品厂占据,与淮盐巷重合,于是开辟出一条拐角。

在明清两代,汉正街就有“寸土寸金”之说,这源于汉江的不断溃堤,与商行杂号的集聚膨胀,为了在有限的空间里扩大建筑面积,淮盐巷雕花过街楼这种居于巷道之上的建筑就出现了。

淮盐巷现仅存的7座雕花过街楼已经被新的建筑材料——水泥抹平了表面;往年过街楼由木制夹板、抬梁搭制,外沿镂空雕或者浮雕,刷上朱砂红漆,开两面门窗,通风住人。

淮盐巷两端的建筑民居大同小异,徽派大理石雕花门楼,进而天井,木制阁楼,木板梯,为了考虑采光、通风,拐角处房屋采用几何内凹式,避开了巷顶狭窄的天空。

居住于此23年之久的江全山,大概算是这7座幸存的雕花楼中最后的原住民。为了获取最大的生存空间,江全山在狭窄的阁楼里添置暗斗,这是汉正街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之一。

明清两代在建筑格局的分布时就考虑到放火、取水的便利,留有救火的“大火路”,取水的“大水巷”,淮盐巷民居除大门外,另开两座小门,也为撤离火灾节约时间。

上世纪90年代初,这座大约40平米的房子住着他的三个儿子,据说小儿子结婚都在此办的,一家几口的照片挂在墙壁上,有一张是他19岁参军时的照片,当时穿着海军服。江全山说,他曾经在南海舰队服役,在西沙打过仗。

因为巷道狭窄,巷道之上有楼,过堂风徐徐不尽,上个世纪80年代,里份内的“竹床阵”曾是老武汉市井生活的共同记忆之一,在江全山木制阁楼的底部,还摆放着那张单人竹床,只是已不为纳凉所用。

在这条夹于武胜路之侧的幽深小道,我们不全做如此想象,那里站着一位身段袅娜的妙龄女郎,穿着北洋时期的掐花皱褶旗袍,走过淮盐巷195米的水泥路面,可能一点都不过分。

汉正街现存历史建筑一览

汉正街与武胜路交会处,前身为大通巷福音堂,建于1930年,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保存完整。

新安书院遗址

位于汉正街东片区,大夹街新安巷内,剩青砖墙41步,其他墙段被抹平,清康熙七年建,是武汉地表唯一接近400年历史建筑遗存。

药邦一巷青石板路

康熙二十八年修建药王庙时所修之路,全长105米,现存。

保寿桥

全新街与长堤街交会处,原山陕西会馆通往后湖之地所建石板质桥,建于康熙初年(1662年),现存桥首“保寿桥”朱砂红字,其他桥段不见。

淮盐巷雕花过街楼、淮盐总局公馆建筑遗址

位于西汉正街,武胜路东侧淮盐巷内,现剩雕花过街楼7个、6个大理石雕花门楼,盐局公馆已坍圮,巷长195米,部分拆毁。

汉口救世堂

淮盐巷里份建筑青砖。

最后的

钱烨手绘

门牌坊遗迹。

淮盐巷老兵江全山。

淮盐巷民居中留下来的老照片。

淮盐巷附近的老式木质建筑。记者原丽阳 实习生 李岿 摄

汉正街巷道。

保寿桥遗址。

新安书院墙面遗址。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