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我行贿了”网站夭折永久关闭

“我行贿了”网站夭折永久关闭

2011-08-12 03:57:4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据潇湘晨报报道2011年8月10日,在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重新上线后不到一个月,它夭折了。网站的创办人“笑笑生”于8月9日晚上9点在网站首页的《告“我行贿了”网友书》中不无悲情地写道:“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虽然这不难猜到,但还是来得早了一些。不管如何,既然如此,那就从了吧,该关掉就关掉吧。”

 

备案后又被注销

 

接受媒体采访时,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创办人“笑笑生”曾表示,创建这个网站主要是受到印度“我行贿了”反腐网站的影响。

相比起印度“我行贿了”反腐网,中文版“我行贿了”网站的命运要波折得多。

早在今年6月21日,中文版“我行贿了”就曾被关闭。当天,“笑笑生”接到机房电话通知,称网站没有备案不能开启,“笑笑生”只得将网站暂时关闭。

7月14日,已经关闭的 “我行贿了”通过备案。这个结果,让“笑笑生”备感意外。7月20日左右,“我行贿了”网低调重开,在此期间,“笑笑生”一度拒绝记者采访,“害怕太过高调让网站再度关闭。”

直到8月9日,“笑笑生”再次接到通知,网站注销备案。他在网站首页的公告——《告“我行贿了”网友书》中宣告了网站最终结局:网站备案被注销,网站将永久关闭。

为何备案被注销?“笑笑生”反问:“我并未收到相关部门的压力,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这个你该问工信部。因为备案注销,理论上再做就是非法网站。”

“笑笑生”还表示,他愿将网站无偿捐给政府,“网站一直有服务器安全等问题,无法提供稳定的服务,捐给政府,是希望网站在政府支持下能生存下去。”

前晚,“笑笑生”也已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留言表达捐赠意图,但未收到回复。

 

艰难的民间反腐

 

6月初,国内先后出现至少25家相同立意的论坛。另外四家印度“我行贿了”的克隆网站 :“我行贿了”、“贿赂了中文网”、“我贿赂了”、“我行贿网站”也相继创办。

这些网站几乎都曾迎来短暂繁荣。 例如“我贿赂了”网因访问量过大致服务器瘫痪;接着服务器又在香港和内地之间搬来搬去,第10天,网站又启用了临时IP访问地址……

但经过这个短暂的狂热后,由于缺少实际有效的爆料等原因,类似论坛迅速被遗忘,发帖量和访问量急剧下降。随后,大多网站均不能登录。甚至有家网站运行仅5天便被关闭。

6月底被关的“可可部落”则是一个早已备案的“合法”网站。这家由3位硕士生创办的反腐网站早在3月20日就已在江西备案。6月21日晚,“可可部落”的主页变成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可可的支持!期望可可部落能再归来……”

至此,国内最先创建的四家类似网站“我行贿了”、“我贿赂了”、“我行贿啦”和“可可部落”曝光平台中仅“我行贿了”幸存。然而幸存的网站也并不乐观。

在经历了始于6月中旬的关停后,国内部分“我行贿了”类型的反腐网站曾经在低调中重新“开张”。但与刚开始时日均20万、30万次的浏览量相比,现在的浏览量不达之前的百分之一;还有类似网站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形式举报。

直到8月9日,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倒“我行贿了”这头骆驼。

8月9日晚上,“我行贿了”网站公告中写道:“网站备案被注销,网站将永久关闭。”

 

民间与纪检对接是关键

 

面对“内忧外患”,民间反腐网站路在何方?著名反腐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林喆教授认为,民间反腐网站是官方反腐渠道的有效补充,尽管面临诸多困境,但应予以鼓励。

林喆表示,近年来国家查处的贪腐案件中,有一半以上跟群众举报有关。但民间反腐也有几大问题亟待解决:首先,网站搜集到的线索与纪检监察机关办案过程不一样,网站也不具备法律赋予的强制力。而有关部门侦查贪腐案件,通常需要保密,网站提前把这些信息公开,很容易打草惊蛇,使涉案人员有应对的空间,并销毁贪腐的证据。

其次,不排除一些网站为牟利而通过反腐外衣博取点击率,如果把握不好度,也会成为诋毁他人的工具,这是很危险的。

林喆建议,民间反腐网站要做好与各地方纪检监察机关的对接。

据广州日报

 

反腐是一条很长很远的路,连医生和教师这类曾经高尚的职业也未能幸免,国家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应加大反腐的力度!

——熊熊烈火

 

如果由政府来建是最好的,从县级开始,每一级建一个这样的网站,老百姓可以逐级反映,会起到一个很好的反腐作用!

——浩然正氣

 

消除贪官只要这样就行:行贿者举报贪官,不追责,并且奖励行贿金额的20%!

——hao372698222so

 

输入“我行贿了”网站的网址后,出现了网民熟悉的页面。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